用诗的语言释放情绪——谈李商隐的绝句诗 曹莉 韩宜中

2012年02月21日
 

摘要:繁星璀璨的唐代诗空中,除了李白、杜甫之外,还有一颗放射着神异凄迷之光的明星,那就是李商隐。尽管古今评说者异口同声地公认他的诗难懂、更难解;尽管你对他所写的背景和用意一无所知,一无所懂,但你仍能被他感性上的直觉魅力所吸引,所打动。这里我们将从他的绝句诗中体会他是如何用诗歌释放情绪,释放那扑朔迷离的心灵之光。

关键词:李商隐  绝句诗   释放情绪

繁星璀璨的唐代诗空中,除了李白、杜甫之外,还有一颗放射着神异凄迷之光的明星,那就是李商隐。赞赏李商隐诗歌还是批评他的诗歌的人,所针对的都是他鲜明的个人风格。近几年来人们对李商隐的关注与研究越来越多,其中把他称为 “心理分析的高手”的话题引起了笔者的共鸣,在此借用李商隐的绝句诗浅谈一下他是如何用诗的语言释放情绪。

一、李商隐生平简介

文如其人,谈李商隐的诗必须从他的生平说起。无论是其早年的生活经历还是后来一直处于牛李争斗的夹缝之中的仕途,使得他一生颇为曲折和坎坷。这些特征大量地从他的诗文中流露出来。

李商隐,字义山。晚唐著名诗人。擅长骈文写作。他和杜牧合称“小李杜”, 与李贺、李白合称三李,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

李商隐早年过的那种贫穷卑贱的生活,是大我们难以想象的。在他10岁前后,他的父亲在浙江幕府去世,他和母亲、弟妹们回到了河南故乡,生活贫困,要靠亲戚接济。李商隐在家中是长子,用什么养活他的母亲?“佣书贩舂” 作为长子,他不仅要谋生,古人认为扬名声显父母光宗耀祖,这才是做子孙的一个更重要的责任。 李商隐早年的贫苦生活对他性格和观念的形成影响很大。一方面,他渴望早日做官,以光宗耀祖。事实上,他也确实努力承担起家族的责任。另一方面,早年的经历使他养成忧郁、敏感、清高的性格。这些不仅体现在他的大量诗作中,同时也体现在他曲折坎坷的仕途之中。

二、李商隐诗歌的艺术特色——鲜明独特且意韵深微

诗歌的美学应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是它能够感知的因素,它是怎么样感受世界的。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诗人,除了要有能感知的力量,还要有能写之的力量。评说一首诗的好坏,是要从能感之与能写之两方面来衡量。一个人最微妙的一点就是他的心灵、他的意识,他感受的时候的作用和姿态。李商隐在这一方面则独具魅力

1、鲜明独特个人风格

李商隐的诗具有鲜明而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诗歌风格受李贺的影响颇深,同时在句法、章法和结构方面又受到杜甫和韩愈的影响,再加上它独特的个人经历融入其中,形成了他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与魅力。虽然后世许多诗人模仿他的风格,但没有一位被认可。

李商隐的诗经常用典,而且比杜甫用得更深更难懂,而且常常每句都用典故。他在用典上有所独创,喜用各种象征、比兴手法,以至于读了整首诗也不清楚目的为何。而典故本身的意义,常常不是李商隐在诗中所要表达的意义。也正是他好用典故的风格,形成了他诗作的独特风格。

2、意韵深微的感知表达

李商隐的诗向来被认为玄妙难解,如同谜语一般。他没有李太白的飞扬不羁,也没有杜少陵的博大深厚,但他却有着意韵深微扑朔迷离的心灵之光。有人说他的神奇绚烂如同“夜月一帘幽梦”,他的缠绵悱恻恰似“春风十里柔情”(秦观词句)。例如《常娥》(嫦娥),有人直观地认为是咏嫦娥之作,纪昀则认为是悼亡之作,有人认为是描写女道士,甚至认为是诗人自述,众说纷纭。清朝诗人叶燮在《原诗》中评李商隐的七绝“寄托深而措辞婉,实可空百代无其匹也。” 明王士桢也以玩笑的口吻说:“獭祭曾惊博奥殚,一篇锦瑟解人难。”

三、 李商隐诗歌的意境——用诗来表现压抑的情绪

李商隐的绝句诗,不论其有无寄托,大部分是爱情诗。清人钱谦益说;“义山诸诗,春女谈之而哀,秋士谈之而悲。”李商隐是描写爱情,用诗的语言抒发被压抑情绪的高手。今人文学史家刘大杰说;“他的绝句,抒情技巧不在王昌龄、李白之下。”

中晚唐绝句偏重小境界、小事物,普通生活感受的描写,追求个人情志和苦闷的抒发,李商隐的绝句最为杰出。

“白道萦回入暮霞,斑骓嘶断七香车。

 春风自共何人笑,枉破阳城十万家。”

首二句讲女子出游,自己可望不可及的失望情绪,只能远远看见豪华的香车绝尘而去,消失在暮色凄迷之中。末二句进一步点明了自己与美人无缘的怨仇。诗人为什么愁惘?遇美人而不能语,勾起了怎样的情怀?这些问题会引起人们进一步的推演,即李商隐压抑了怎样的情绪? 

1、 用诗的语言唤醒情绪

中国文化的特征是追求谦谦君子的外在形象。非理勿看、勿听、勿说,形成了“君子”的标志。在一个摒弃个人追求和情绪表达的社会中,最能得到褒奖的行为是忠于皇权服从家族要求。在这种社会氛围中,个人追求的表达是不被接受的,尤其是男女之恋更不能公开表达,被压抑情绪表达的最好工具之一是文字。汉字的最大优势是通过不同的文字组合,可以优美,委婉。含蓄地把心中隐秘的情感表达出来。这种形式符合汉族人的审美习惯,可以引起人们根据不同的价值理念进行不同的解读,是文字内容进一步扩大。社会学家认为,社会情境中人们进行活动,就是语言文字的交流。语言(文字)交流就是一种可供人们运用的资源。每一种语言(文字)要符合社会文化价值,可被社会文化价值确认,与社会情况及各社会关系相联系,建立所属的社会脉络。

李商隐是运用文字的大师。他借用了诗的语言,含蓄地表达和唤醒了个人的情绪,使被压抑的情绪借用文字得以抒发。

《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首二句表明环境气氛,流露出对故乡亲人的茫茫思念,末二句写想象回到故乡和亲人(清人)讲述“今夜”和“巴山”想念家乡和家乡人想念自己的情景,造成时间和空间的错位,“今夜”与“他日”,“巴山”与“故乡”既对立又交织,使作者情绪上大悲大喜,起落反复,茫茫无尽。汉字的结构技巧被诗人运用得淋漓尽致,思念之情表露蕴味悠长。

高超的文字艺术,大大唤醒了世人的情绪,情绪又借用了问及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被一代一代文人骚客追捧,成为千古名句、名篇。

2、 用诗的语言表达情感追求

情感被唤醒后必然有所追求,情感是行为的动力部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发乎情”“动之以情”

《任弘农尉献州刺史乞假归京》

黄昏封印点刑徒,愧负荆山入座隅。

却羡卞和双刖足,一生无复没阶趋。

首二句直写身为县尉,面对高耸的荆山又愧疚之情,这是一种自我评价的表达。可以看作是自我期待与环境局二者矛盾而引起的强烈情感,末二句借卞和双足,写自己将要采取的行动,即过一种内心追求的理想生活。此诗反映出李商隐的愤懑情绪,想象大胆,情绪激昂。

再看《假日》

素琴弦断酒瓶空,倚坐欹眠日已中。

谁向刘灵天幕内,更当陶令北窗风。

首两句写假日中放浪形骸,润达饮酒,坐卧无时。末二句写假日现居的感受,体验人生的真趣。

李商隐绝句中多写情,更多的是朦胧之情,抒发怅怨,而这首诗是情感的直接追求。当他经历了应举——失败;做官——失落,这样的人生历练后,他的心灵有了一种崭新体验。“更当陶令北窗风”,这是一种新的人生体悟,向看更真实自我升华的情感流露,把诗人推向了更高层次的心灵内部的自我对话。

3.用诗的语言传达情感的评价

李商隐“无题绝句”有着特殊的价值和地位。冯浩说:“余细读全集,乃知实有寄托者多,直作艳情者少。夹杂不分,令人迷乱耳。”冯浩所讲的寄托,是讽物托意,也应在情感表达之列。细读李商隐绝句多有议论,这也是李诗的一个显著特色。所谓议论是个人对某事的评价,带有个人鲜明的情感成分,表达出诗人的爱憎或无可奈何的态度。典型反映李商隐情感评价的诗他的《贾生》一诗: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首二句既叙说汉文帝求贤之渴,又议贾谊才调之高,末二句在议叹之间逆转一笔,用“可怜”一词进行转折,以“不问”与“问”作议论点睛,指出汉文帝召见贾生的用意,对贾生不幸的命运表示感叹。

议论有认知功能的作用。诗中李商隐的议论表明对最高统治者问鬼神的认知判断,从而传达出李商隐对当时统治集团不关心人民疾苦,不关心社会发展,自己却过着骄奢淫逸的无耻生活的痛恨。更是“贾生”一类的知识分子生不逢时,不能建功立业而表示惋惜之情。诗中“可怜”一词巧妙地表达了李商隐的情感、态度和对当时统治集团的批判。

四、绝句诗看其心理特征

现实中文人命运与历史人物有惊人的相似处,从而出现文人仿同心理的发达;社会对人权的轻视使作家自我防护成为必要。 李商隐被蒋凡称为“心理分析的高手”。因为李商隐的一生蹭蹬仕途,并非如人所说仅是牛党要人令狐的排轧,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他自身的“逆反”心理素质及其诗歌创作。这样抛开个人得失,全然无视利害的坚强创作心理准备,保证其诗歌创作在构思立意、命题谋篇诸方面,能够高瞻远瞩、别开生面,从而为永恒艺术魅力的出现作了良好的铺垫。

总之,李商隐横溢的才华和挫折苦闷的人生,大都是由他非常独特的表现方法展现出来。尽管古今评说者异口同声地公认他的诗难懂、更难解;尽管我们对他所写的背景和用意一无所知,一无所懂,但我们仍能被他感性上的直觉魅力所吸引,所打动。

 

注:该文章在《天津职业院校联合学报》中发表。

 
copyright(c) 天津城市建设管理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